做一个黑色的东东就这么难吗?

今天在知乎上看到一个问题:冰块放入开水中降温会产生对人体有害的物质吗?这本来是个没什么意思的问题,连常识都算不上。依照知乎惯例,问题下会有各种段子手讲冰块放入水中如何有害,然后被朋友圈拿去成为 2015 十大谣言之一。同时也会有回答义正言辞地说你们这样是不对的,对待文盲要像秋风扫同志般温柔,荒诞的问题也是值得尊重的。于是我思考了一下“荒诞”和“蠢”的区别……

区分“荒诞”和“蠢”的一个方法就是看问题能否引发对专业内容的进一步讨论。我们在听报告的时候经常会有这样的经历:有人提问题,报告人给出回答,然后继续讲,像什么都没发生过,这种问题就是蠢问题。另外一些问题,报告人要想一下才能答,报告人还会反问提问者问题,然后和提问者讨论,旁边还有人加入讨论,这种就不是蠢问题。

这也让我想起了两年前听的一次报告,内容是关于量子力学的非线性效应。主讲人的小组设计了一个三缝实验,主讲人用一些时间陈述了他们遇到的困难,尤其是试验用遮光片的材料要求。这时我们系一个凝聚态理论大牛提了一个问题:“Why is it so hard to make something black?” 当时我就愣住了,因为我听的时候一直把注意力放在量子力学上,完全没有想过这个听起来简单到有些荒谬的问题也值得讨论。主讲人停顿了一下,然后开始具体阐述这个缝为什么很难做,我印象很深的一个理由是如果你要求材料不透光,就要有一定的厚度,但是如果缝很窄,这个缝就会变成一个波导,影响实验的信号。主讲人答完以后还不忘调侃一句:“You are a theorist, right?”全场爆笑。

这就是一个看似荒诞,同时又非常聪明的问题,这样的问题可以同时引发听众和主讲人的思考,还能引出段子。而蠢问题只能引出人们对“义务教育已经普及了问什么还有人有这种问题”的思考,和段子。

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