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ky Watch

拔智齿记

在很长时间以内,我都不知道智齿是个什么东西,就知道会疼,要拔。但是我的牙从来没疼过,所以我也不知道到底有几颗智齿,长在哪。我的左下方牙龈有一个小坑,经常积累食物的残渣,我没事就会舔着玩。后来隐约觉得那可能就是个没长出来的智齿。去年去做牙齿清洁的时候拍了片子,我才确认那真的是个智齿,而且是横着长的。除此以外另外三颗也都健在,歪七扭八地长在最里面。于是两周前,在妹子的怂恿下,我决定去拔智齿。

一周前

拔牙前,要先拍 X 光确定能不能拔,要怎么拔。我做的是一个所谓全景 X 光,大概就是一个圆柱投影。结果显示我左下方的智齿确实是横长的,而右下方的牙根离神经比较近,需要小心拔(然而感觉并没有⋯⋯)。拔牙可以选择局部麻醉或者全麻,我觉得全麻太麻烦了,所以选择了局部麻醉。后来的经验证明,这个选择一点也不重要⋯⋯ 最后牙医给我开了一瓶抗生素和一瓶止痛药。这也是我第一次在美国买处方药,我很光荣地记错了保险公司,一开始跑到了一个错误的医院⋯⋯ 我从来不生病,所以身上也没有保险的任何材料,医院的技师查了半天最后说你不是我们的客户⋯⋯

最后在 Walgreen(大概相当于金象大药房⋯⋯)拿到了。在维基百科上查了一下,强力抗生素,强力止痛药。

一天前

按照牙医的指示,开始吃抗生素。每天四片,每片隔六小时,直到吃完。所以我还定了一个凌晨的闹钟把自己叫起来吃药。

第零天

去拔牙了!忐忑不安!会不会痛!会不会很长时间!会不会把下巴拔掉!正在我胡思乱想地时候,医生的召唤把我一下拉回了现实(⇐小学作文常用句式)。我就这样被历史的浪潮拍到了手术台上!

医生决定先拔最难的那颗,也就是那个横着长的。我不知道他用了什么样的方法,但是用到的工具里有电锯。那颗牙最后是一小块一小块取出来的,牙龈缝了针。剩下的三颗过程差不多,似乎是用一个小勺状的东西在里面一阵挖,然后牙就可以拽掉了,不缝针。整个拔牙的过程(加上麻醉)只用了半个小时,而且总的来说不怎么疼,就是会大力拽脸。

我一直觉得在现在充斥着碎片信息的互联网中,blog 算是种比较严肃的发表形式,所以我从来不在 blog 中用表情图这种东西,但是⋯⋯

cereal guy spitting

完事以后医生让我咬住两个纱布球,止血,并嘱咐我要不时地换纱布。最后给了我一些纱布和消肿用的冰袋,就把我赶出了诊所。当然拔牙的过程本身只是个开始,恢复过程才是漫长而艰巨的。医生还给我了一张纸,上面密密麻麻地写满了恢复中的各种注意事项,比如不能吃热的东西,不能吃硬的东西,不能吃辣的东西,不能吃脆的东西,不能用吸管,等等等等。

如果你认为咬两个纱布球没什么大不了的,那就大错特错了。人在正常状态下咀嚼肌是放松的,但是这两个纱布球需要有意识地持续地咬,我大概咬了一个半小时,确定血止住以后才停止。其实血还是在不停地往纱布上渗,只是不会往外涌了。这时脸上已经没有任何力气了,俗称面瘫⋯⋯

等脸恢复了一些,已经是下午了,麻药的效用已过,疼痛开始加剧。尤其是开刀的那颗牙,已经近乎无法忍受,于是我吃了一颗止痛药,然后尝试吃了顿饭。当然大鱼大肉是没有的,喝了晚粥,吃了个面包。

晚上,昏昏沉沉地在 Netflix 上看了个《银翼杀手》。又吃了一顿,依然是稀饭面包。然后不知道为什么开始发低烧,这一天是不能刷牙也不能漱口的,所以就这么睡了。

第一天

喝粥,吃面包。疼痛已经减轻了很多,不需要吃止痛药了。继续发低烧。按照医生的指示,每日三餐和睡觉前用温的淡盐水轻轻地漱口,但是依然不能刷牙。

第二天

已经基本不疼了,烧也退了。有点受不了普通的粥和面包了,自己做了一锅皮蛋瘦肉粥,还挺成功。

第三天

继续喝皮蛋瘦肉粥,把之前做的那锅喝完了,再也不想喝了⋯⋯

第四天

不知道为什么又开始疼了,但是还没到需要吃止痛药的程度。

第五天

更疼了一些,晚上吃了一片止痛药,不然睡觉的时候会疼醒。给医生打了个电话,医生说手术以后几天又变疼是正常的。

第六天

凌晨吃了最后一片抗生素。

第七天

按约定去诊所复查。医生用一个注射器对拔牙的地方滋了一番,滋出了好几坨食物残渣,然后说现在可以刷牙了,每次吃完饭以后用盐水滋拔牙的地方,然后用盐水漱口,需要滋一个月。另外要再过一周才能恢复以前的饮食习惯。

然后我就回家了⋯⋯

回到家吃完饭,就开始滋牙。不滋不要紧,一滋吓一跳。拔牙的地方留下了四个大坑,怪不得会积累好几坨。据说这些坑要三个月才能完全恢复⋯⋯

⋯⋯第十四天

基本恢复了饮食习惯,赶紧出去猛吃了几顿肉。后面的臼齿由于失去了支撑,有点松,咬东西的时候还是有点疼的,过了几天就好了。滋牙还是要滋的,除此以外生活基本恢复正常。

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